六肖王论坛

正文 【V074章】 十大美男上☆万更(修)

发布日期:2019-08-20 09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本书关键词:正文 【V074章】 十大美男上☆万更(修)无弹窗、正文 【V074章】 十大美男上☆万更(修)全文阅读

  正文 【V074章】 十大美男上☆万更(修)--------《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》----------b章节名:【v074章】 十大美男上☆万更(修)/b

  晶莹剔透的雪花,仿佛美丽的雪天使,纷纷扬扬的随风飘散着,将整个天地都笼罩在冰凉的气息之中。翡翠般的碧湖畔,扬柳依依,垂落的却是一条条细长的冰棱子。

  冒着寒气的湖畔边,一道纤细的身影紧闭双眸,正盘坐在圆润的巨石上打座,月白色的暖娟长裙随意的铺散在巨石上,随风轻掀出优美的弧度,白嫩如葱的双手在丹田处结成奇异的结印。

  观她的气息,延绵幽长,雪花落到她的肩头,不到片刻便悄然融化,竟是没有一丝水气渗透到她的衣衫里。

  “秦风参见王妃,王妃万福金安。”依旧是初见时那番打扮,秦风整个人都笼罩在黑色的衣袍里,气息沉静。

  一般的皇室皇子封王之后,可以私自建立一支独属于他们支配的暗卫。然而,夜绝尘除了拥有三千实力强横的暗卫之外,还有分别人数为三千人的隐卫以及死卫。

  与暗卫相比,握在夜绝尘手中的隐卫与死卫,其战斗力远非暗卫可比。作为隐卫的二统领,秦风的武功修为,哪怕是放到江湖上,那也是能够排得上名次的。

  只是,让秦风无比错愕的就是,他在伊心染的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内力,但后者却能敏锐的察觉到他的气息,甚至连看都不用看就能明确的指出他所在的方位。

  这个认知,令得秦风备受打击的同时,对伊心染也渐渐收起了轻视之心。能上王爷真心相待的女人,绝对不会是普通人。

  且不说,王爷对王妃的信任与纵容,单就说伊心染给他的两张图纸,以及吩咐他办的事情,也足以让秦风老老实实的,收起心中的盘算,一心一意的听从伊心染的指示。

  “酒肉穿肠过,佛主心中留,只要在你心里,本王妃是你的主子,那么以后见了面这些虚礼就免了吧。”伊心染看中的是可以塑造的人才,对于见面就要下跪的这种尊卑观念,她很是不感冒。

  通过这两日的观察,伊心染对夜绝尘派给她的隐卫,总体来说非常满意。要知道,她若是独自建立新的势力,耗时不说,挑选人手也是一个大问题,她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消耗。

  拥有这支实力不俗的隐卫,伊心染有信心,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,这些三千隐卫将会成为一股很可怕的强悍存在。

  “是。”不过两三次的短暂接触,秦风也摸清楚了伊心染的一些习惯,既然她不喜欢这种规矩,那他也能轻松一些。

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与骄傲,只是在这个时空里,高低贵贱的尊卑观念是从古至今的存在,也就养成了他们觉得自己比贵族子弟要低上一等的认知。以秦风的能力,丝毫不会比那些贵族子弟逊色分毫,要怪就怪他没有一个显赫的出生。

  在秦风的内心深处,对那些眼高于顶的人,也是打心眼里看不起的。他并不学觉得自己比别人差,也并不觉得自己比别w下贱,因此,当伊心染面对他,从来都没有任何的轻视,甚至将他放在与自己平等的位置,秦风对伊心染就打心眼里产生了敬重的感觉。

  这一点以及秦风细微的变化,伊心染也是瞧在眼里,她并不着急着点破,毕竟想要别人心甘情愿的跟随她,听从她的号令。倘若她这个做主子的人,拿不出令人信服的实力,也确实有些丢人。

  因此,伊心染不着急,她有把握收服这群心气颇高的隐卫。越是心气儿高的人,她越是看重,那代表着他们有值得花心思培养的价值。“吩咐你的事情都办妥了。三头三尾中特,”

  浓密卷翘的眼睫如同蝶翼般颤了颤,缓缓的睁开了来,那澄澈如水的眸子晶莹剔透,仿佛天空中缓缓飘落的雪花,不禁令人心神为之荡漾。

  “回王妃的话,属下在花街买下了一家即将关门的青楼,并未引起别人的注意。”提到买下的那家青楼,黑袍下的秦风眼神古怪的瞄了盘坐在巨石的伊心染一眼,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昨日,王爷传唤他,询问王妃外出时,可有不长眼睛的人找王妃的麻烦。满心紧张的秦风顿时松了一大口,他真怕王爷询问王妃都有哪些动静,他现在的主子是王妃,王妃说过哪怕是王爷问他,都要闭口不谈。

  在王爷的认知里,他将隐卫调给伊心染的初衷是让隐卫保护她的安全,并且让他随时都能知晓她是否平安。倒是没有想过,伊心染会派给隐卫其他的事情。

  不过,从秦风那片刻的怔愣失神中,夜绝尘也隐隐瞧出了些什么,他没有继续深问下去,除了相信伊心染不会做什么伤害他的事情之外,竟然还满心都是期待,猜测她是不是又在捣鼓什么东西。

  管她会弄出什么麻烦来,只要他夜绝尘还有一口气在,她惹出的任何麻烦,他都照单全收。

  “那家青楼大不大?”保持着打座的姿势,伊心染微微偏了偏头,额间宝蓝色的额坠随着她偏头的动作轻晃几下,清灵中多了几分俏皮,犹如冬日里盛开的迎春花。

  古代的青楼,大多都是千篇一律的,没有丝毫的新意。伊心染想要利用青楼做保护色,建立情报网站,难度系数不小。不过,她要打造的青楼,绝对远非普通青楼可比。

  “百花楼,曾经也算得上是花街一带最出彩的青楼,不过一年前在百花楼对面新开了一家青楼,随后百花楼的生意就越来越淡。”秦风虽然没有亲自去买青楼,但他手底下的人,也将百花楼的底细查得清清楚楚,确保以后不会惹上什么麻烦。“百花楼生意不好,里面培养出来的那些年轻貌美一些的姑娘,也被高价买到了对面的青楼,不然,想要在那样的地段,买下四层楼的百花楼还真有些困难。”

  虽说这个职业被认为很下贱,很上不得台面,但不乏很多名门旺族,名下都有青楼这份产业。

  “听起来,有点儿意思。”小手轻轻的摩挲着光滑的下颚,水眸里掠过一抹狡黠的幽光。

  四层楼,面积让伊心染很满意。还有一个意外之喜,那就是百花楼以往很有名气。

  瞧得伊心染那略微闪烁着兴奋光芒的眸子,秦风艰难的咽了咽口水,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祷,王爷千万不要知道,是他帮着王妃买下的青楼,还帮着王妃开青楼。

  “以你之见,百花楼那个老鸨怎么样?”以伊心染的身份,她绝对不可能亲手去打理青楼那种地方。万一她战王妃的身份不小心曝光,丢的可不是她的脸面,而是整个夜国皇室的脸面。

  伊心染断然不会那么做,对夜国,她有着特殊的感情。尤其,她不能忍受别人对夜皇或者轩辕皇后有所指责,最重要的是,无法忍受别人对夜绝尘指指点点。她的男人,可由不得别人说三道四,指手划脚。

  虽说她不会亲自经营青楼,但她可以出谋划策,前提却必须找一个懂行情的人去经营,不然所有的一切都是空谈。

  “百花楼的老鸨也算得上是风月场上的人物,王妃若是打算将改建后的青楼交由她打理,还必须敲打敲打。”秦风不笨,伊心染一点,他便明白了后者的意思。

  “青楼建好之后,的确需要懂这一行的人精心打理,找个时间带那老鸨,本王妃要亲自瞧瞧她是否具备那样的本事。”

  “是。”秦风心里明白,他是改变不了伊心染决定的,与其让王妃背着他去见青楼老鸨,倒不如有他在身边跟着强,真要有点儿什么事情,他还可以出手解决。

  “百花楼对面那家青楼,查查他们的底细。”仅仅一年时间,就能将老牌的百花楼打击到关门的地步,没有些背景很难让人信服,“查的时候小心谨慎些,别闹出什么动静来。”

  “除了青楼,另外一处要你寻找的地方,可有着落了。”伊心染看了一些关于飘渺大陆的书籍,也对四大国做了一些简单的了解。她发现,这个大陆上,有青楼,有赌场,有当铺,有钱庄,但却没有拍卖行。

  只要有足够吸引人眼球的东西,那么就可以采取拍卖的方式,价高者得。如此一来,金钱的收入,那将是成倍的增涨。

  当然,想要建立起吸金量极为恐怖的拍卖行,除了经济实力之外,还要拥有足够的背景与权势,否则只怕还没有宣布开始,就要面临胎死腹中的危险。甚至,想法还会被别人占为已有。

  这一点,伊心染想得很透彻,因而,开拍卖行伊心染可没有打算隐藏身份,以她战王妃的身份开的拍卖行,即便她不打算借助夜国皇室的强横背景,别人也会那么想。

  “属下已经找到三个地方,还需要王妃过目定下一个地方,然后就可以动手改建。”话落,秦风从怀里拿出三张平面图,稍用巧劲,东西就直接朝着伊心染飞射而去。

  不得不说,秦风的力道运用得恰到好处,飞到伊心染触手可及的地方时,便骤然停了下来。

  小手拿过三张平面图,伊心染勾着粉唇,仔仔细细的瞧了瞧,果断的做出决定,轻笑道:“你眼光不赖,不过本王妃喜欢这个地方。”

  薄薄的纸张,在伊心染的手中,同样是化成一道白色的光影,直射向秦风。她用的巧劲与秦风用内力凝聚出来的巧劲,是全然不同的两种巧劲。

  “改建需要一段时间,属下会随时向王妃传递进度的。”双手握着伊心染扔过来的平面图,秦风内心有着难以掩饰的震动。

  “你好像很好奇,本王妃明明没有内功,那平面图又怎么会带着凌厉的劲气射向你吧。”弯了弯嘴角,伊心染的语气带着几分轻快的调侃。

  幼时跟着师傅学射箭,她的拳脚功夫也是相当出色的,鲜少遇到敌手。她虽然没有内功,但是她亦能摘叶伤人。

  就像那些专门拿扑克牌当武器的人一样,伊心染经过常年的训练,随便拿起什么东西,都能在她的手中变成杀人的利器。

  在她决定离开夜绝尘之前,后者说要教她修习内功,以此来克制她体内那股像定时炸弹般疯狂嗜血的杀戮暴动。雁不归中,那背后偷袭夜绝尘的人,如同导火索般开启了伊心染血液中那不受控制的嗜杀暴动,让她无意识的只知疯狂杀人。

  她并不想大开杀戒,斩杀那么多的人,可她无法控制那颗嗜血的心。似乎只有那些喷溅出来的鲜血,才能平息她心底那股不安的躁动。

  后来,她没能等到夜绝尘教她修心内功的心法,便是任性的独自逃离了他的身边。找回她后,夜绝尘便是手把手的教她内功心法,原本以为等她修习到某种程度时,便能自己压制那股狂躁的暴动。

  她的身体,不,应该说是南国九公主的身体,简直就是千年难遇的一具不能修习内功的身体。不管怎么努力,都无法将内力聚集到丹田之中。诡异的是,本尊曾经是个骑射高手,身体跟柔弱压根扯上不半毛线的关系。

  夜绝尘有了这个认知之后,看她的眼神别提有多古怪,显然他也从未遇到过这样的身体。南国九公主这具身体,似乎除了无法修习内功,对武功招式的修习,却也说得上是千年难遇的奇才。

  对此,伊心染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,别提有多想念她自己的身体了。不过,她心里明白,她的灵魂只怕是没有可能再回到自己的身体里。也罢,南国九公主的身体,也她的灵魂非常的契合,除了不能修习内功,但并不影响伊心染修练其他的功夫。

  无奈的抓了抓后脑勺,伊心染耸了耸双肩,眯了眯灵气逼人的眸子,柔声道:“练个十年八年的,你不用内力,也能做到刚才那样。”

  秦风嘴角狠狠的抽了抽,顶着满脑门的黑线,心里暗忖,他还真没有那个时间。“王妃,百花楼里还有些女人,是全部赶走吗?”

  既然要开青楼,首要条件就是必须有相貌一流的女人,不然将里面装修得再华丽,顶个屁用。

  “剩下那些女人相貌如何,都会哪些才艺?”青楼里的女人,好比现代的那些坐台小姐,吃的都是青春饭。

  “百花楼原本拥有七大花魁,其中六个都去了对面青楼,剩下那一个难以撑起场面。相貌出挑的,倒也有两三位,至于有何才艺,还要询问之后才能回禀王妃。”

  “剩下的那个花魁,将她跟那老鸨一起带来见本王妃,相貌出挑的两三个暂时留下,还有那些能歌擅舞的也暂时留下来。”伊心染挑人的眼光可是极为挑剔的,能让她瞧进眼里的,没有些本事可不行。

  “那是否还要找些年轻美貌的女子……。”不等秦风把话说完,伊心染抬眸看向他,声音微冷,“哪怕是青楼女子,也有尊严,但凡有其他选择,她们也不会沦落风尘,一双玉臂千人枕。在青楼卖身,也不过只是她们维持生存的一种职业,没有谁比谁尊贵得了多少。当然,那其中也不乏自甘堕落,贪慕虚荣之辈,更多的却也不过只是被生活所逼的可怜女子。”

  这个世界,黑中有白,白中有黑,一竿子不能打死所有的人。除了用双眼看人,还必须用心去看人,否则难免会受欺骗。

  “王妃所言甚是。”透过从头遮到脚的黑袍,秦风望向巨石那道纤细身影时,难掩内心翻涌的绪。

  然而,伊心染这段话,顷刻间推翻了他对青楼女子的认知。正如伊心染所说,青楼女子也是人,如果有得选,也不会沦落到卖身的地步。说到底,不过都是为了活下去。

  她们凭借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,不偷不抢的,比起某些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小姐,她们并不卑贱。若说,真有什么不可逾越的差距,那便是她们没有一个好的出生,这才注定了她们的悲惨命运。

  “先把青楼改建妥当,至于里面的人,本王妃自有主张。”她可不是那些逼良为娼的老鸨,本着愿者上钩的原则,她会开出优厚的‘招美人儿’条件,到时候不怕找不到人。

  如若有被逼无奈,要沦落风尘的女子,她也能给予她们最大的保障,让她们不受欺凌。

  毕竟,伊心染不是白莲花,更换是圣母,她不可能去改变别人的命运,有缘遇上搭一把手,已经是她的极限。

  “你家王爷来了,你先离开。”伊心染细长的眉毛微挑,噘了噘水润的小嘴,那熟悉的不容错辨的气息,她是不可能认错的。

  秦风闻声先是一愣,半晌才反应过来那句‘你家王爷来了’是什么意思,他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人靠近的气息,但伊心染都说了,他也没有什么可怀疑的。

  眼角的余光经不住诱惑的往后瞄了一眼,果然看到王爷凌空几个闪掠就到了伊心染的跟前,秦风顿时挫败至极。

  “夜绝尘,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,伊心染从巨石上站起身,果断的跳到夜绝尘的身上,当起无尾熊。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,小脑袋靠在他的肩头,深嗅着独属于他的气息,然后取暖。

  幽深似海的墨瞳里掠过如火般炙热的宠溺,夜绝尘双手轻托住挂在他身上的小女人,坚毅的下巴轻抵在她的肩头,非常喜欢她对他表现出来的依赖与亲近。

  幸运的是,近段时间,小家伙对他越来越亲近,也越来越主动。偶尔,表现出来的一些小举动,也能让夜绝尘感觉到她对他的在意。

  “想你了。”这几天太忙,让他都没有时间好好陪陪她,无比庆幸小女人没有跟他闹脾气,不然夜绝尘就要头疼了。

  皱了皱小鼻子,伊心染趴在他的肩头,撇了撇小嘴,嚷嚷道:“就今天想了啊,前些天就不想我吗?”

  她知道夜绝尘想她,不过她就是喜欢逗他,然后看着他着急跳脚,然后又拿她没有办法,只得频频摇头叹气,她就觉得特别好玩。

  “无时无刻不在想你,要是你能变大变小,让我揣在怀里就好了,那样想看你的时候,就能看得到。”

  柔弱无骨的小手不客气的拍打在夜绝尘的背上,嗔笑道:“你当我是什么,还变大变小?”

  “染儿,那你想我吗?”问出这句话,饶是沉稳如他,也难免满心的紧张。这丫头,从不愿意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总是含糊的忽悠他。

  对此,夜绝尘也是束手无策,他害怕逼得太紧,又让这小东西产生逃离他身边的想法。

  对上他那双闪烁着紧张,担忧的黑眸,伊心染定定的望着他,声若清泉,悦耳动听。

  “染儿,你说什么?”不可置信的眨眨眼,夜绝尘一颗心提到嗓子眼,很怕自己出现了幻觉,听错了。

  “夜绝尘,我想你,很想很想你。”大声的喊了出来,那甜糯的嗓音仿佛穿透万里云宵,一遍又一遍的回荡在天地间。

  “这个磨人的小东西。”夜绝尘略微怔愣一下,那环在伊心染腰间的手臂更是收紧了几分,低喃出声。

  “夜绝尘,你只能喜欢我。”霸道的语气,嚣张的表情,伊心染凑近夜绝尘,飞快的在他微凉的薄唇上烙下属于她的印记,认真的宣告她的主权。

  怔愣过后,是铺天盖地袭卷而来的狂喜,夜绝尘抱着她,黑宝石般的眸子闪烁着猎人狩猎时的精光,锁定她,低首准确无误的捕捉到她的红唇,邪肆的道:“蜻蜓点水般的吻,那可满足不了我。”

  哪能等到伊心染有丝毫反驳的余地,缠绵悱恻的吻,铺天盖地的袭卷而来,似连那周围积压的冰雪都如同见到了沸油般,极速的消融,寒气逼人的空气都瞬间变得炙热起来。

  身体相贴,吻,炙热的,火辣的,狂野的,令人窒息的,却也极至的温柔,哪怕是在情迷时,夜绝尘也将自己的力道控制得极好,牢牢的掌控着伊心染让她无法逃离,倒也不至于弄伤她。

  只觉得肺里的空气都被抽得干干净净的,连呼吸都忘记了,双眸缓缓睁开,清纯中透着诱人的妩媚,直令想要就此撤退的夜绝尘,浑身一个难自禁。”

  窘迫的摸摸鼻子,夜绝尘小心翼翼的瞄着伊心染的脸色,生怕惹毛了她,他所能拥有的福利,立马就会烟消云散了。

  “你混蛋。”休息够了,伊心染站直身子,双手叉腰作茶壶状,对着夜绝尘就开骂。

  “染儿,别生气。”语气一软,夜绝尘可怜兮兮的瞅着伊心染,朝夕相处这么长时间,他也算是摸清楚了后者的一些个性。

  吃软不硬,刀子嘴豆腐心就是她的软肋,只要拿捏得当,他便能吃定眼前的小女人。

  “咳咳。”夜绝尘被噎了一下,抬眸定定的望着伊心染,认真的道:“有你一个就足够了。”再来一个,他吃不消了。

  天知道,为了得到你这小家伙的心,他都已经是搅尽脑汁,什么办法都用尽了。这世间,只怕再难有其他女人,能让他动心。

  “我才没有胡思乱想,男人都喜欢朝三暮四,喜新厌旧。”撇撇小嘴,别以为她不知道男人有哪些劣根性。

  长臂一揽,将她捞回怀里,夜绝尘轻捏她的鼻尖,柔声道:“别的男人要怎么样,我管不着,不过这世间,只要你不离,我便不弃。”

  那日在蓝月镇,他对她说,若是某天他不再爱她,一定会告诉她,不会瞒着她。他还告诉她,如果她永远都这么可爱,那么他就对她绝对的忠诚。

 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即便,她不爱他,他也无法不爱她,他对她也是绝对忠诚的。

  “夜绝尘,你不离我便不弃,你若死我必不独活。”伊心染轻轻的靠在他的怀里,声音沉稳有力,坚定不移。

  她不会知道,这短短八个字,在夜绝尘的心里,掀起了怎样的惊天骇浪。挺拔的身躯猛然僵硬,放在伊心染腰上的手臂轻颤,墨瞳里思绪翻转,起起伏伏。

  好半晌,才平复那绪,夜绝尘看着她如水的眸子,沉声道:“染儿,不许说傻话。”

  “全天下的人都可以死,唯独你不可以。”夜绝尘固执的紧盯伊心染的眸子,心里斗然升起害怕。

  “夜绝尘,如果你想我好好的活着,那么你就要保护好自己,不能让任何人有机会取你性命,否则……。”

  谁敢取夜绝尘的命,哪怕毁天灭地,她亦要那人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。然后,她真不会选择独活的。

  没了夜绝尘的世界,太孤单,太寂寞,她会活得犹如提线木偶一般,倒不如死去。

  “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,谁也别想动你。”深吸一口气,紧紧的将她拥进怀里,“染儿。”

  一遍遍唤着她的名,似有千言万语要对她诉说,最后都化为一声声呼唤。哪怕他死了,他也希望伊心染好好活着,此时此刻,他却不能对她说,说了只会让她反感。

  “夜绝尘,你还没说你来找我做什么呢?”小手轻拍夜绝尘的后背,安抚他颤抖的身体。

  咳咳,好歹她伊心染长这么大,第一次表白,没看到他感动得一踏糊涂,反而有种被吓到的模样,令她相当受挫。

  摇了摇头,伊心染知道他在担心什么,咬着粉唇,道:“虽然我没办法修习内功心法,不过我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法,你就放心吧。”

  她的确很怕冷来着,大雪天坐在碧湖边打座调息,绝对可以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奇事。不过,为了她自己的健康着想,再冷伊心染也得受着。

  “你的方法有效吗?”夜绝尘怎么可能不担心,若是真的没办法,他唯有每天夜里,将自己体内的真气输入到她的体内,替她调养身体。

  “当然有效了,我打座的时候,这些雪花落到我的身上,就会瞬间消融,水气并没有浸透到我的衣服里面哦。”摊开手掌,接住几朵雪花,看着它的接触到她手中的温度化为雪水摊在她的手中,伊心染眯了眯眼。

  现代里,没有古代这些出神入化的绝世武功,但是却让伊心染想到了那些早晨在公园里打太极拳的老大爷。于是,她就试着熟记太极拳的心法口决来打座,收获颇丰。

  她的拳脚功夫是师傅教的,伊爸爸除了爱棋如命之外,雷打不动的会每天清晨在花园里打太极拳。作为伊爸爸的宝贝女儿,伊心染对太极拳也是相当的熟悉。

  无法在丹田内聚集内力,通过太极拳的心法口决,伊心染渐渐发现,在她练功时,招式里面渐渐带着一股暗劲。

  “边走边说。”牵着她的手,转身离开碧湖,“以后就在房间里打座,外面太冷,可别受了风寒。”

  伊心染耸耸肩膀,无奈的道:“我也想在房间里,可是无法集中精神,只能选在外面。”

  “秦风来过。”以夜绝尘过人的感知力,自是知道在他来之前,伊心染见过秦风。

  他手底下那三千隐卫,尽数都交到了伊心染的手里,他也说过,让所有的隐卫都听从她的号令。以后,他们的主子就是伊心染。

  “其他的隐卫你要怎么调动,怎么安排,我都不会过问,你想要属于自己的空间,我不反对。与其让你把所有事情都一一告诉我,我更喜欢自己慢慢挖掘你的秘密,那样更有成就感。”夜绝尘薄唇轻勾,对于挖掘她的秘密,他格外的热衷。“隐卫三大统领,不要将他们派离你身边太远,他们需要就近保护你的安全,知道吗?”

  感动于夜绝尘对她的宠溺与纵容,伊心染安静的听着他的话,“我能自己保护自己,哪用得着他们。”

  “我知道你本事不小,但你不能让我担心,我要的是你绝对的安全。”屈指轻敲她的脑门,夜绝尘没好气的道。

  但是,这丫头又不是随时都将凤羽带在身边,万一遇上什么高手,依旧只有吃亏的份儿。

  “看在你这么疼我的份上,听你的,我把他们留在身边。”没在这个问题上争执过多,伊心染脚步一顿,怒道:“啊,又被你这个家伙把话题岔开了。”

  夜绝尘朗笑出声,握住她的手,扬了扬好看的眉,沉声道:“染儿,我好看吗?”

  某男对自己的相貌,那是百分之百有信心的,不过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,也是少了那么几分底气。

  “好看,没人能比你更好看了。”伊心染黑着脸,真想大喊一声,这个男人她不认识。

  妖孽如夜绝尘,普天之下,很难再寻找出第二个。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,夜绝尘在她所认识的男人里面,绝对是无人可比的。

  “什么十大美男?”顶着满脑门的问号,伊心染无语的瞅了夜绝尘一眼,这男人又是吃的哪门子醋。

  她又不是花痴,又没见到哪个男人走不到动路,香港百家博高手论坛,至于露出这种要上刀山,下火海的表情么?

  “十大家族的年轻一辈,今天会在天下第一楼聚首。”伊心染不是夜国人,对此不了解无可厚非。

  每隔三年,天下第一楼就会迎来这么一场空前绝后的‘赛美’大会,几乎全锦城的女子,都会被吸引到那里。

  夜绝尘对此是不感冒的,但是夜皇将今年的十大世家盛会交给他负责,那他就不可避免的需要跟那些人提前接触一下。

  啊,他一点儿也不想让自己倾城绝色的老婆,出现在那么多恶狼的世界里,可他又不能不让她去。

  “我不会看别的男人,谁也不能跟你的。”眨眨眼,伊心染又道:“我是你的,别人也就只能瞧上两眼,对不对?”

  @书本网 .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,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,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,请向本站投诉。一经核实,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。

Power by DedeCms